<nav id="9apai"></nav>
    1. <font id="9apai"><samp id="9apai"></samp></font>

      <object id="9apai"></object>
    2. <strong id="9apai"><tr id="9apai"></tr></strong>
    3. 首頁 > IT業界 > 正文

      專訪36氪CEO馮大剛:上市證明內容型公司有更多發展可能

      2019-12-20 21:22:35  來源:36氪

      摘要:36氪今年11月8日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36氪CEO馮大剛日前接受雷帝網創始人雷建平專訪時說,上市對36氪有三大好處:第一,提升品牌;第二,有利于尋找到更優秀的人才;第三,有利于36氪的國際化。
      關鍵詞: 36氪

      \

      雷帝網 雷建平 12月18日報道

      36氪今年11月8日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36氪CEO馮大剛日前接受雷帝網創始人雷建平專訪時說,上市對36氪有三大好處:第一,提升品牌;第二,有利于尋找到更優秀的人才;第三,有利于36氪的國際化。

      馮大剛表示,36氪的上市,對內容行業是非常好的事,從內容到服務的轉型,36氪代表了方向之一。"今天36氪以企業服務作為突破口,未來一定還有更多的人,用不一樣的方法完成媒體類公司和內容型公司的IPO"。

      近幾年一直都是盈利的

      過去幾年,36氪是在科技媒體行業中突圍的一匹黑馬,聚集了大量的初創企業和投資人社群資源,36氪還獲得了螞蟻金服、經緯創投等眾多產業資本和頭部投資基金的加持。

      如今,36氪面向初創企業、TMT巨頭、傳統企業、機構投資者、地方政府、個人用戶六大新經濟社群,提供連接服務,通過在線廣告、企業增值服務和訂閱服務三個抓手,為新經濟主體提供品牌、融資、管理、創新等方面的服務。

      \

      與今年上市的眾多中概股一樣,36氪在上市過程中也遭遇了不少的挑戰,包括上市時間比原計劃推遲了一天,削減融資規模,但36氪依然成為了國內新經濟服務海外上市第一股。

      回憶這個過程時,馮大剛說,在去納斯達克的路上,自己還在問同事,36氪是否確認能上市,最后的文件是否簽署,當時整個人都很緊張。

      上周,36氪向資本市場交出了上市后的第一份答卷:財報顯示,36氪2019年第三季度營收1.31億元,與上年同期的8230萬元增長59.1%。

      \

      36氪第三季度經調整的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Non-GAAP)的凈利為1340萬元(約美元190萬元),較上年同期的1100萬元增長22%。

      不過,依然有很多人關注到36氪上市后的虧損現狀。比如,36氪第三季度的凈虧損為1236萬元,這主要是按照美國GAAP會計準則的要求,將發放期權的行為記錄為虧損項目,并不是業務經營虧損導致。

      對此,馮大剛說,如果不算期權費用,36氪2016、2017、2018年都是盈利的,今年三季度剔除股權激勵費用后,也是盈利的。

      對于廣告市場趨冷的影響,馮大剛指出,很多客戶在36氪做廣告或做營銷,是有商業目的的、是2B的,例如廣告營銷主要是為了滿足企業的融資需求,因此廣告行業的預算水平下滑對36氪的影響沒有想象中那么大。

      新經濟重新塑造傳統行業 帶來新需求

      在36氪的財報中,企業增值服務類收入已經超過廣告收入。

      財報顯示,36氪第三季度線上廣告類收入約為5410萬元,較上年同期增長4.6%;企業增值服務類收入約為6400萬元,較上年同期增長202.8%;訂閱服務類收入約為1290萬元,較上年同期增長36.2%。

      36氪第三季度線上廣告類收入占比41.3%,企業增值服務類收入占比48.9%,訂閱服務類收入占比9.8%。

      據馮大剛透露,36氪目前的收入中來自傳統企業的收入比例比互聯網公司還要高。2018年,36氪51%的收入來自傳統客戶,49%來自新經濟客戶。

      這種變化主要來自大企業轉型的需求,比如,萬科喊出活下去的口號,非常迫切的想向新興經濟轉型,36氪就是萬科轉型時候的好幫手。

      馮大剛并不認為新經濟增長乏力。"也許狹義的新經濟增速沒那么快,但整體的新經濟正在變得越來越大,跟很多年前所有公司都變成互聯網公司一樣,未來所有的經濟也都將變成新經濟。"

      就像馮大剛之前內部信所說,新經濟本身還有巨大的發展和效率提升空間,而所有的傳統行業都將被新經濟重新塑造。

      \

      36氪把新經濟視為一種社群或生態,而36氪的戰略就是不斷擴大社群規模、促進社群活躍,依靠36氪自己和合作伙伴,為他們提供更富價值的連接和企業服務,并在此過程中讓36氪成為中國新經濟內容及服務的領導品牌。

      36氪基于媒體在信息、品牌和資源方面的積累,去服務和幫助新經濟參與者的發展,并享受新經濟服務的紅利,"未來已經到來,36氪要做的只是利用自身的平臺去撫平不對稱,讓創新與改變普惠更多行業、公司和個人。"

      馮大剛指出,36氪會更多思考幾年以后的事情,做出更豐富的業務、擁有更長遠價值的競爭力,全球化就是36氪現在的一個布局,2017年開始進入東南亞、2018年進入日本、2019年進入印度,"更多的市場需要我們服務,我們永遠要站在創新者身邊,拍拍他們的肩膀,讓他們知道自己并不孤單"。

      以下是專訪36氪CEO馮大剛實錄:

      \

      雷建平:36氪11月初在納斯達克上市,無論是資本界還是媒體界,都對36氪上市這件事非常關心。您覺得這次上市對36氪最大的意義和價值在哪里?

      馮大剛:首先是品牌的提升。36氪整個商業模式最核心的部分都是圍繞品牌,品牌的提升對我們整個產業模式都有直接影響。

      我們成為這個行業中率先上市的一家,品牌會更好。行業有很多隱性門檻,品牌提升對后續我們和相關部門的合作也更有幫助。

      第二,是組織或人才的提升,上市以后會有利于我們找到更好的人才。

      第三,36氪的國際化戰略提升。我們現在已經進入到東南亞、日本,將來還要進入更多的國家和地區。

      上市當天還在反復確認相關文件是否完成簽字

      雷建平:今年上市的很多中概股公司都遭遇了很多波折,包括36氪上市的時候,也遭遇了融資額或上市推遲的風波,能否講一講上市當時的故事。

      馮大剛:36氪那天是紐約時間早上10點多敲鐘,一直到早上5點多我們才開完會,之后我睡了一個小時,到7點多要到納斯達克接受采訪。

      在去納斯達克的路上,我還在問同事,我們能上嗎,我們確定可以上了嗎?我反復確認最后的幾個文件簽了沒有,同事說好像簽了,我說不能好像,一定要確認。

      其中有人說某某同事在群里說文件簽了,我說你看到簽字沒有,這要親眼看到才行,你可以想象到當時的狀態是很緊張。

      為什么出現這樣的情況,就是因為在整個上市過程中有非常多的不確定。

      36氪的基因是服務企業

      雷建平:您怎么看待36氪成為國內新經濟海外上市第一股這個定位?

      馮大剛:我覺得新經濟海外上市第一股的定位和36氪品牌長期積累是一致的。

      我們為什么要上市,就我個人初心來說,我是想證明這個行業是能做好的,有更多可能性。為什么一個基礎是內容型的公司就不能IPO?

      其實上市只是第一步,今天有好多的為什么,比如,媒體公司一定是小公司嗎?媒體公司一定是靠廣告嗎?媒體公司不能上市嗎?媒體公司不能做大嗎?內容型的公司為什么不能有幾百人的團隊?為什么不能有幾十億的收入?為什么不能有幾十億或者上百億的市值?

      我們想要證明的就是真相不是這樣的。36氪其實代表了方向之一。今天我們講到企業服務作為突破口,可能不是最好的,一定還有更多的人,用不一樣的方法完成媒體類公司和內容型公司的IPO。

      如果能有這個效果,接下來幾年我們能看到好多的同行用不一樣的方式去嘗試,這就是很有價值的事情。

      雷建平:36氪是近幾年獨立走出來的科技媒體公司之一,在機構媒體普遍乏力的情況下,36氪始終保持旺盛的戰斗力,這是什么原因?

      馮大剛:各種原因都有。我們很好的把握住了兩個趨勢:創投行業的爆發,以及和移動互聯網企業一起成長。

      其實我們是有一個根據地的,這個根據地對我們比較有利,36氪以創投為起點,創投從2010年公司創立到現在,這幾年發展得還是挺好的。

      2010年的時候,中國其實沒多少VC,我記得中國VC第一次爆發大概在2006年、2007年,今天大家都在談論各式各樣的投資機構,VC的普及和擴張的趨勢對36氪的幫助非常大。

      此外,移動互聯網的普及與擴張確實是幫助到36氪,36氪跟很多移動互聯網公司都是同時成長起來的。跟很多公司一起成長這事對36氪幫助也很大。

      我們經常舉今日頭條的例子,當初36氪是跟今日頭條在同一棟樓里辦公,都在知春路錦秋家園,是36氪做了今日頭條的第一篇報道。

      我們對商業模式的思考也跟別人不太一樣,我是2016年來36氪的,我來之前36氪就已經是一家和其他人不一樣的媒體公司。

      為什么要做氪空間,為什么做鯨準,都說明這個品牌從一開始基因里就是想要服務創業者、服務中小企業,這是36氪骨子里的基因。而服務的方式,媒體只是其中一種。

      我記得我到36氪后第一次開會,我的第一個問題是,大家覺得媒體公司本質是媒體還是公司?多數人認為是媒體,我說我覺得不是,媒體公司本質是公司,先把它當成一家公司,再看媒體行業的特殊性。

      36氪是按照公司模式去管理內容型的企業,跟很多媒體是不一樣的。很多媒體看到這個行業的特殊性,記者管理跟別人不一樣,銷售管理跟別人不一樣,最終結果就是跟別人不一樣,比別人做的小。

      想要把媒體公司做大,就是要KPI管理,就是要言出必行,要有組織架構。商業模式是第一點,組織是第二點。

      第三點是36氪對產品、技術、數據比別人更重視,這幾年我們不僅是在做數據,我們也建立了我們的數據庫,建立了自己內部各種系統、產品,還可以把這些產品一部分給別人用,我們對這個投入始終很重視。

      36氪大概有70個產品技術人員,他們的成本其實很高,但我們覺得這個事情比較重要。另外,今天我們內容骨干團隊是能拿到期權的,而很多媒體機構不會給做內容的人發期權的。

      投資行業的朋友比以往更多

      \

      雷建平:您原來是做媒體,后來到投資機構,現在到媒體又當CEO,怎么看這中間的轉變?

      馮大剛:就是跨界,有點像游戲里的"轉生",從0級打到120級了,不能再打了,你轉生,從0級重新開始,但是轉生之后很多參數變得比以前更好了。

      這樣跨界后,突然擁有了一些特殊優勢,今天你跟我談內容,我跟你談融資。你跟我談商業,我跟你談內容,這些帶來很多優勢,內部團隊比較認可,覺得跨界的人能把公司帶領得更好。

      我們跟投資人交流的時候,很多話語體系是一致的。如果我們單純講要做什么樣的內容,做什么樣的廣告,投資人不會那么欣賞,就是因為我有跨界經歷,既能了解內容型公司怎么管理,還知道怎么去融資,這些給我帶來了非常多的好處。

      雷建平:在轉型過程中比較大的改變是什么?

      馮大剛:36氪是一家很單純的公司,比較好管理。而且在36氪,每天有大量的CEO、投資人、合伙人過來跟我聊天,辦公室就像是行業的中心一樣,每天有各種八卦、各種信息交換。

      我的投資行業的朋友相比做投資的時候沒有變少,反而變得更多了。

      雷建平:內容發展到今天,發生了哪些改變?

      馮大剛:這些年以來,發生變化的更多是內容分發環節,渠道發生的變化最大,內容的生產并沒有本質的變化。

      我相信接下來還是這個趨勢。第一,渠道會發生變化;第二,形式會發生變化,形式可能是音頻、視頻或者是文字,但本質不變。本質還是你關注什么樣的企業,用什么樣的價值觀關注,把信息傳達給更多的人,消除信息不對稱。

      螞蟻金服是個好股東,不會干預經營

      雷建平:阿里系在36氪持股比例較高,外界認為阿里風格較強勢,會影響到36氪的經營嗎?

      馮大剛:螞蟻是一個很好的股東,雖然很多人說阿里很強勢,但阿里對我們是很尊重的,從來沒要求我們做特殊的事。很多和阿里有競爭關系的企業都是36氪的合作伙伴,騰訊、京東、美團就是我們很多年的客戶。

      中國的大型互聯網公司不少是36氪的股東或者客戶,彼此是平衡的。

      傳統企業轉型的需求會成為新經濟行業的新動力

      \

      雷建平:36氪從初創企業出發,涵蓋初創企業、TMT巨頭、傳統企業、機構投資者、地方政府、個人用戶這六大新經濟社群,為什么選擇這六個社群?

      馮大剛:這六個領域是自然而然篩選出來的,我們一開始做的是中小企業創業公司,很快在這個領域中有很高占有率,接下來投資人群體自然就來了,創業公司也會很快長大,進入到互聯網大公司的行業。

      36氪在2016年開始做傳統客戶,現在來自傳統企業的收入比例可能比互聯網公司還要高。2018年,36氪收入中51%來自于所謂的傳統客戶,49%來自新經濟客戶,包括互聯網大公司和創業公司。

      當地方政府對新經濟也很重視的時候,我們有意識的拓展了我們的地方站,拓展地方業務。我們也一直有個人用戶,隨著業務不斷發展,社群一步步聚集起來。

      雷建平:為什么36氪現在來自傳統企業的收入比來自新經濟的要高?

      馮大剛:傳統企業的轉型需求非常迫切,你看萬科喊出活下去的口號,他們非常迫切地想向新經濟轉型,轉型的時候就怕沒有好的助手,所以他們找到36氪幫忙。

      這些公司的需求非常迫切,他們就會付費。我也覺得,接下來是動能轉換,傳統企業轉型的需求會成為新經濟行業的主要需求。

      雷建平:發展到今天,很多人覺得新經濟增長比較乏力,您怎么看待新經濟增長乏力的問題,未來新的增長點在哪里?

      馮大剛:我們不能說新經濟乏力,就像也不能說互聯網乏力,很多年以前,互聯網公司跟傳統公司是涇渭分明的,而今天這些公司很難區分了。

      貝殼、鏈家是互聯網公司還是傳統公司?很多公司我們都很難區分。意味著新經濟也好、互聯網也好,都在慢慢邁向整個社會和行業。

      也許狹義的新經濟增速沒那么快了,但整體新經濟變得越來越大。有一個數據說,狹義的新經濟,今天占到1/6,但在五年內會達到1/3。

      所以我在不同的場合講,有一天新經濟會變成百分之百,每一個行業都會重新更新一次,所有行業都會變成新經濟。

      廣告行業預算下滑對36氪影響沒那么大

      雷建平:總體來說,36氪的廣告收入占比下降,一個因素是2019年市場相對低迷,是不是給36氪的廣告造成很大的挑戰?

      馮大剛:廣告業務肯定面臨挑戰,廣告行業比想象中還要不好,我們的廣告業務今年前三個季度大概保持30%左右的增長,可能比整個行業幸運,已經是不錯的增長了。

      我們一直在強調我們做的這種廣告和營銷,其實是2B的營銷,更主要的是解決商業目的。比如,廣告行業不好,對直接賣商品可能有非常大影響,但如果想要融資,為融資做的廣告是不會減少的。

      36氪客戶中很多在36氪做廣告或者做營銷,是有商業目的的,是2B的,廣告行業的預算下滑對36氪的影響沒有想象中那么大。

      雷建平:36氪每年舉辦很多大會,這些大會在行業中產生了很大的影響。這些活動給36氪帶來的收入比例高嗎?

      馮大剛:2018年我們來自活動的收入大概在5000多萬。我們的這部分活動毛利比同行可能要高不少。行業毛利在25%到35%,我們的毛利會更高。

      雷建平:36氪遞交招股書的時候,有同行說36氪虧損的問題,但其實很大程度上是期權發放引起的,您怎么看待這個問題?

      馮大剛:如果不算期權費用的話,我們2016、2017、2018年都是盈利的,今年三季度剔除股權激勵費用后,也是盈利的。

      雷建平:36氪上市之后面臨的業績壓力會比以前更大,怎么去平衡廣告主、合作伙伴和36氪業績之間的壓力?

      馮大剛:過去我們沒怎么做平衡,我們內容跟廣告是分開的。今天比以前變得更好了,變得更容易處理了。

      其實,業績壓力大跟這種商業平衡沒關系,壓力再大,我們也不賣觀點,不能談,談了以后就會傷害公司的品牌價值。我們更多會拓展我們在新經濟服務、在企業服務方面的深入服務能力。

      加碼企業服務 思考更長遠的事情

      \

      雷建平:上市之后對您最大的影響是什么,是比以前更忙了嗎?

      馮大剛:不是,我們內部有一個想法,要做一家103年的媒體公司。為什么要做103年?

      我們內部非常清晰的是3+100,我們2016年就講我們三年之后要IPO,為什么要IPO,IPO標志著我們已經是一家比較健康的公司,能規?;〉檬杖?、持續增長。

      后面一百年,我們要向服務去轉型,因為一個媒體公司變成一個服務公司,需要很長時間。

      對我們來說,前三年更主要的是健康的活下去。3年后,我們的心態和戰略會發生一些變化,就是我們會以轉型為核心戰略。

      過去我談的更多是業績,接下來談的更多是業務。如果你想五年以后有一筆很大收入,今天有些事情就需要積累。

      我們今天心態更多是從業績到業務的轉變,從賺小錢活下去的想法,變成更多希望把公司做出更豐富、更有長遠的競爭力,能有大規模的業務。我們會更多想幾年以后的事,而不是眼前的。

      雷建平:2019年馬上結束了,談談36氪明年一些大的計劃?

      馮大剛:明年我們還是以企業服務為核心,企業服務可分成兩類,一類是自營企業服務,一類叫平臺型企業服務或合營、跟別人合作的企業服務。我們自營的業務會推出一些新的產品,有可能是培訓類或是咨詢類的。

      我們想在2020年幫企業重點解決兩個事情,一個是獲客的問題,一個是找錢的問題,這兩個會是我們自營業務的核心。

      合營的業務比較寬泛,我們會跟很多公司合作,我們深知很多服務,自己不可能全做,很多時候也不適合做,但我們知道什么樣的公司適合做,希望和他們聯合一起為客戶提供服務,能提供一站式的服務和解決方案。


      第三十屆CIO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MBA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碩士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DBA班招生
      責編:chenjian
      手机抢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