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9apai"></nav>
    1. <font id="9apai"><samp id="9apai"></samp></font>

      <object id="9apai"></object>
    2. <strong id="9apai"><tr id="9apai"></tr></strong>
    3. 首頁 > 創新轉型 > 正文

      謝耘:“智能革命”對“工業革命”的超越——宏觀大潮、中觀趨勢與微觀困鏡

      2019-12-26 14:11:37  來源:慧影Cydow

      摘要:本篇文章是根據謝耘博士2019年12月5日在國家商務部投資促進局電子信息產業投資促進工作委員會2019年度會議上的發言整理而成。
      關鍵詞: 智能革命 工業革命
      本篇文章是根據謝耘博士2019年12月5日在國家商務部投資促進局電子信息產業投資促進工作委員會2019年度會議上的發言整理而成。

      大家好,很榮幸有機會來這里與大家分享一下我對于信息技術產業的本質與未來發展的一些看法。剛才楊所長(賽迪智庫中小企業研究所所長楊東日)對我的美言給我很大壓力,不知道我講的內容是否確實會對大家有點幫助。

      楊振寧在一篇紀念愛因斯坦的文章里引用過數學家懷特海的一句話:“非常接近真理和真正懂得它的意義是兩回事。”確實,對很多我們非常熟悉的事情,其實我們并沒有真正懂得其意義。“熟悉”不等于“理解”(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看微信“慧影Cydow”公眾號中《“知道”與“真正理解”之間的距離有有多么遙遠?》一文,2019年7月2日)。今天我講的是我對信息技術產業本質的理解,會與目前很多國際國內主流的看法相違,當然我的這些理解也不一定對,是我個人在具體工作實踐中的一些認識,希望能夠反映產業的一些本質特征,分享出來供大家參考。

      一、人類首次擁有的意識性的智能化技術與工具

      到工業革命為止,人類歷史上創造與使用的工具基本都是物質性工具,即使用工具都是為了達到物質性的目的。我們最早用的是石器,后來有了金屬工具。到工業革命,這些物質性工具具有了動力。所以工業革命的本質在于對動力的大規模使用,是人類歷史上的一次動力革命,讓物質性工具發生了質變。

      那么以計算機為核心的信息技術呢?也是物質性工具嗎?顯然不是?,F代電子計算機是按照人類設定的程序,對數字化的信息做邏輯數字處理運算。它的直接作用不是去達到物質性的目的而是意識性目的。對數字化的信息做邏輯數字處理運算,本質上是一種意識活動。因為信息不是物質,它既是意識的產物,也是人類意識活動的基本要素。

      國際國內有一個流行的說法,包括在科技界,都認為這個物質世界是由物質(質量)、能量及信息三個獨立要素構成的。我認為這個觀點是錯誤的。我們所說的“信息”是人對所認識對象的一種描述,而不是物質世界自身的構成要素。脫離了人,就沒有信息。所以說信息是人類意識的產物。同時人的理性與感性的意識活動,都是基于信息的。我們看到美女帥哥會想入非非,因為我們獲取了對方相應的信息,才會產生這種感性的意識活動。理性的意識活動就更不用說了,也是以信息為基本要素展開的。

      所以,計算機按照人設定的程序對數字化信息做各種處理,本質上也是一種意識性的活動。但是這種意識性活動是脫離了人的大腦的,所以我稱之為人的“外意識”,以便與人腦的內部意識活動相對應。而意識性的活動,都應該屬于“智能”的范疇,所以以計算機為核心的信息技術在其誕生伊始在本質上就是一種意識性的智能化工具,而不是“人工智能”相關技術出現之后才“智能化”的。我們不能認為有了所謂的“人工智能”,計算機應用才是“智能”應用的,這種理解偏離了信息技術的本質。

      關于上述分析詳見微信“慧影Cydow”公眾號中《信息技術的智能本質與人類的外意識》一文,2019年5月9日。

      所以,以計算機為核心的信息技術,使人類歷史性地第一次擁有了意識性的工具。它的作用與意義完全不同與之前的各種物質性工具。

      二、前所未有的“智能革命”與而非“第X次工業革命”

      我們把蒸汽機的出現稱之為第一次工業革命。這是人類第一次大規模開始利用自然能源。后來電磁學的出現,引發了二次能源電力的應用,這個被稱之為第二次工業革命。電力的應用,讓人類對能源的利用極大地突破了時空的限制,人類物質性工具有了進一步的發展。所謂“第三次工業革命”原來是指核能的利用。這是沿著物質性的能源利用與發展的邏輯一脈相承下來的。但是后來人們發現核能雖然是一次技術革命,但是對于社會卻沒有起到革命性的推動作用。不知道什么時候有人玩兒了一個偷梁換柱的把戲,將計算機的出現稱之為了“第三次工業革命”,而違背了歷史賦予給“工業革命”的原本含義。

      如果我們認為計算機的出現對于人類社會確實是一場革命的話,按照前面的分析,因為它是意識性的工具而不是物質性的工具,這場革命不應該劃歸物質性能源革命的邏輯之中,而應該是一場在工業革命基礎上、人類文明的新一場革命。所以不論是從實質內涵上還是從影響的深度與廣度上,我們應該認為計算機的出現,是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智能革命”而非是繼蒸汽機與電力之后的“第三次工業革命”。這場“智能革命”的開創性意義及引發的人類社會的質變,在人類文明史上足以與蒸汽機開創的、對物質性能源利用的“工業革命”相映成輝,而不是從屬于“工業革命”范疇內的某一次工業革命。

      到最近,“第四次工業革命”的說法又盛行全球,有人說第四次工業革命包括了人工智能、新材料、生命科學等等內容,莫衷一是。毫無疑問,人類技術與社會正在經歷一個新的蓬勃發展時期,在眾多的技術與社會領域我們不斷能夠看到新的突破(科學原理層面的另當別論,從上個世紀60年代后就基本停滯了)。如果我們靜下心來深入地分析這些進展,就會發現在背后推動這些領域快速發展的核心力量,幾乎都是信息技術??萍既請罂橇讼盗形恼?,講述信息技術(人工智能)在各個領域發展中所表現出的推動作用。

      追根尋源我們就不難發現,今天我們感受到的技術與社會層面全面爆發的革命性變化,正是以計算機為核心的信息技術推動的結果。我們正在經歷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一場智能革命,而它的開端便是上個世紀40年代現代電子計算機的誕生。這場革命因集成電路技術在2010年跨越了關鍵的節點、讓人類擁有了“暴力計算”能力,使得計算能力不再成為絕大多數應用場景的瓶頸,而開始全面展開。

      這就是我們正在經歷的波瀾壯闊的歷史畫卷,它的畫筆便是意識性的智能化信息技術,它的卷名便是“智能革命”(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閱讀書籍《智能化未來—“暴力計算”開創的奇跡》,謝耘著,機械工業出版社2017年)。

      三、“外意識”的三種基本存在形態

      信息技術的應用,作為人的外意識,有三種基本的存在形態或稱應用類型。

      第一種應用類型也是現代電子計算機誕生伊始便起的作用,就是輔助強化人的智能活動。計算機從一開始就是作為計算工具,來完成人類難以承擔的計算任務。這就是在輔助強化人的智能活動。在此基礎上,后來演化出了各種“CAX”(計算機輔助X)的應用,比如CAD(計算機輔助設計),CAE(計算機輔助工程)等等,都是利用計算機的特長,來輔助強化人的智能活動,或者說在人類的內意識的主導下,人類將自己的內意識與外意識有機地整合在一起去完成特定任務,讓人類的意識性活動能力在諸多方面都大大超越了原生的、僅僅基于生理的大腦內意識的能力局限。

      信息技術的第二種應用類型,則不在于輔助強化人的智能活動,而是利用人類特定意識的外化,來完成原本可能由人的內意識完成的工作。這就是現在各種不同類型的信息技術的信息類應用,它們包括了從傳統的辦公自動化到各種互聯網服務。它們屬于智能化信息類應用系統,是人類外意識的自主活動,以達到解放人的大腦的目的,而不是為了輔助強化人的大腦。因為借助了計算機這個工具,這類應用超越了人類大腦自身的許多局限,比如易疲勞,易出錯,記憶能力有限等等,持續不斷地拓展人類意識活動的有效邊界,由外意識承擔著許多人類大腦實際上難以完成或無法完成的任務。

      信息技術應用的第三種應用類型,是將人類的外意識植入到不同的物質性的工具當中,將物質性工具“智能化”?;蛘哒f給原本被動的物質性工具植入了一個能動性“靈魂”,讓物質性工具具有了一定的能動性,甚至在有些情況下可以獨立自主地完成不同的任務。傳統上各種信息技術的嵌入式應用也屬于這個類型。

      從上面三個方面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出,以計算機為核心的信息技術完全不同于歷史上人類創造出來的物質性工具。所以把它納入“工業革命”的范疇是一種根本性錯誤。它所具有的顛覆性作用,遠遠超越了工業文明的語言框架。它讓人類的一些意識活動掙脫了肉體的約束而外化出來,在極大地補充增強了人類大腦原生功能的同時,還滲透到了社會的各個領域自主地發揮著作用,從而導致人類社會這個在人類意識主導下創造出來的實體的所有方面,從科學技術、精神文化到物質生產等等方面,都發生著空前的變化。人類社會正在進入到一個全面智能化的新階段。

      四、外意識的“能”與“不能”

      當前,人們既有夸大信息技術潛力的一面,又有低估它的顛覆性作用的一面。我們將信息技術應用—外意識,與人的智能/意識的關系簡化為圖三。

      在圖三中我們可以看到,兩者重疊的那部分,也就是信息技術替代人腦所作的那些事情,基本就是我們今天所說的“人工智能”的范疇。那么外意識最終會完全覆蓋人的智能嗎?許多人信誓旦旦宣稱這一天正在到來或者將會到來。其實如果我們尊重科學的邏輯、方法與事實的話,這個結論是不能成立的。作此結論的人基本出于三種非科技的原因:個人信念、文學想象或蠱惑他人。對此的嚴格分析論證詳見微信“慧影Cydow”公眾號中《人工智能“修煉成精”還是遙遙無期的夢想》一文,2019年5月9日。

      在圖三中我們同時能夠看出,“外意識”所覆蓋的范圍將遠遠超過人的智能所能覆蓋的范圍。也就是說,“外意識”會在眾多的領域超越人的智能。這與上面的結論并不矛盾。而我們常常又低估了外意識這個特征的影響,而將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在外意識中只占很小比例的“人工智能”那部分。

      人類創造工具,固然首先是為了替代人的勞動,從蒸汽機到計算機的誕生都不離這個初衷。但是初衷并不是未來的一切,甚至不是未來中最重要的。從總體上看,人類創造的工具所發揮出的作用,是大大超越人類創造它的初衷的。就物質性工具來說,汽車是替代人的運載工具,但是人類并沒有停止于汽車,不僅造出了飛機,而且更有運載火箭。運載火箭的作用,就完全不是替代人的問題了,因為無論多少人花多少時間都無法完成運載火箭所能完成的工作。所以,工具的意義不是僅僅在于對于人力的替代,而是更在于開創人類完全力所不及的全新可能。物質性工具是這樣,意識性的智能化信息技術工具也必然如此。

      所以,我們不應該僅僅關注信息技術對人的替代作用,如人工智能等,我們更應該關注信息技術將要開創的、超出我們今天想象的全新可能。增量總是會遠遠大于存量,特別是在如“智能革命”這樣歷史新的畫卷中。

      因為超出我們的想象,所以我們不可能靠歷史的經驗去邏輯推演出完整的未來。我們只能推測與描繪未來可能的一些方向,以幫助我們用創造去書寫為來。

      五、四個系統性“中觀”層面的重要趨勢

      天翻地覆的變化,都來源于基礎層面的突破。工業革命極大地強化了人類在物質世界中的行動能力而改變了人類歷史,讓人類文明從農耕文明進化到了工業文明;智能革命則在更加基本的層面顛覆著人類社會:它創造了一個獨立于物質世界、又與物質世界交織在一起的純虛擬世界,讓人類的生存空間從單純的物質空間而進化為物質/虛擬雙重復合空間,推動人類文明從物質性的工業文明跨入了智能化的信息文明階段。這個虛擬世界完全是人類意識的自由創造,人類的“外意識”活動于其中,并與人的大腦意識活動及物質世界發生相互作用。

      構成虛擬世界的基礎是物質世界中的對象與關系在虛擬世界中的映射(虛擬映像),然后便是在此基礎上人類意識幾乎無邊界條件的自由發揮與創造。由于幾乎沒有物質世界中物質運動規律的約束,這些發揮與創造將使得虛擬世界的結構遠比物質世界要復雜“混亂”。扮演“上帝”去創造一個虛擬世界帶來的不一定都是合理與美妙。

      從這個角度來看,外意識/信息技術應用又可以分為另外三種情況,第一種是嵌入物質世界,以傳統嵌入式應用為代表,包括現在的各種機器人;第二種是連接物質世界與虛擬世界的應用,電商就是這類應用的典型;第三種是純虛擬世界中的應用,區塊鏈就是純虛擬世界中的一個封閉系統,這些年興起的“電競”也屬于這類應用。

      由于基本生存空間的根本性變化,未來信息技術應用的前景會完全超出我們的想象,特別是在虛擬世界中以及連接虛擬與物質世界的應用。虛擬世界由于幾乎沒有物理定律的限制,成為了人類意識幾乎自由創造的場所,人類的意識會天馬行空到什么地步是今天我們無法想象的,哪怕是那些科幻作家。這一變化帶來的挑戰詳見微信“慧影Cydow”公眾號中《信息文明:虛擬世界的形成與“自由”的挑戰》一文,2017年7月21日。

      雖然未來無法完全推斷,但是還是可以窺探到一些端倪以為指引??辞遐厔葸€是很重要的??辞遐厔莶拍馨盐蘸眉毠?。就像前面嘉賓談的中美貿易摩擦的事情,其實應該放到由于信息文明的到來,在工業文明時期西方形成的全球霸權已經到了尾聲這個大趨勢中來分析與理解。西方霸權正在進入尾聲,也是法國總統馬克龍的看法。美國現在對中國所做的,不僅僅是兩國的問題,而是西方霸權退出歷史舞臺的最后的掙扎。下面就根據我自己這些年做一線技術工作的經驗,對不太遠期的發展趨勢談一點中觀層面的看法。

      首先,我們應該高度重視系統級的創新,而不是僅僅局限在局部技術上。當然這不是說局部的技術不重要,但是系統級的變化往往更具顛覆性。還以物質性工具為例,活塞發動機與噴氣發動機在科學原理(都是將化學能變成熱能,再將熱能變成機械能)以及基本材料等局部技術上并沒有本質差異(至少在噴氣發動機誕生之初)。但是它們的系統原理完全不同,便具有了極不相同的意義,噴氣發動機徹底改變了人類的航空工業。在系統論中,有一個基本的原理就是整體大于部分之和—系統設計不同,同樣的部件組合在一起可以發揮出極不相同的作用。系統是改變世界的最核心動力之一。美國的領先很重要的是在于系統構建方面的領先,而日本的工匠精神再出色,也無法填補它在系統創新上的不足,只能扮演一個出色的跟隨者的角色。

      近些年的一個熱門區塊鏈,本質上也是系統級的創新。不幸的是很多人把它當成了一個具體的單項技術來看。區塊鏈的特質是由其系統層面運行的機制決定的,而不是它采用的那些成熟的局部技術決定的。詳見微信“慧影Cydow”公眾號中“區塊鏈很神奇,區塊鏈很難用”視頻,2018年6月11日,及《“區塊鏈”啟示:用系統級創新去開疆拓土》一文,2018年4月2日。

      那么從系統的角度看未來,我覺得有四個重要的中觀趨勢值得重視。當然這僅僅是基于我個人的經驗而來,僅供大家參考。

      1. 服務的融合化:信息產業由于基礎技術—計算、存儲與通信,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已經不再是應用的瓶頸,所以信息技術的應用由解決局部問題而進入到了解決綜合性問題的階段。這種綜合既是更大時空范圍內的整合,也是跨多專業領域的整合。形象地講,就是信息技術應用從解決“點”(如科學計算)與“線”(如業務流程)的問題進入到解決“面”的問題的階段。在這個階段,構建跨時空、特別跨多專業領域的“融合化服務”成為了一個主戰場。構建這種服務,有兩個維度的基點。一個是從“主題”出發,如旅游、健康、教育、制造等;一個是從“主體”出發,如個人,組織、城市等。不同的角度構建的融合服務需要整合的專業領域會有所不同。

      這些年興起的“產業互聯網”就是針對制造業主題的、整合了多種相關專業價值環節的融合服務平臺。下圖是我設計的區域旅游的融合服務平臺的示意。從圖中可以看到,它不僅整合了不同專業領域與旅游相關的服務,而且也同時向不同類型的對象提供個性化的服務。

      這種融合的平臺并不是簡單的系統集成,而是要對一個“主題”有著深入的分析及建模,并且在技術上要實現繞主題從數據到業務到服務呈現等不同層面跨專業領域的智能化融合。這里有大量原創的空間及新的核心技術需求。
      圖七是我設計的以“城市虛擬映像”為基礎的智慧城市融合服務系統示意。這種以“主體”為基礎的融合服務系統就更加復雜,主體的建模與服務的融合都是跨多領域主題的。

      這種融合服務平臺將帶來不同專業領域的交叉融合及價值重構。在今天還一味地強調“殺手應用”等觀念,是思維還停留在過去信息技術基礎能力嚴重不足的時代的表現。對于融合服務的分析詳見微信“慧影Cydow”公眾號中《以主體虛擬映像構架新型智能融合應用體系》,2017年5月2日。

      2. 專業工具/服務的大眾化/消費化:智能化的信息技術的廣泛應用,使得人類許多的與普通人直接相關的專業工具/服務的使用獲取變得簡單易行。從而不斷地讓越來越多的專業工具/服務走向大眾化與消費化。一個典型的場景就是在旅游景點,我們可以不再需要專業人工導游而租用一個智能導游機帶我們漫步于景點中,如果去國外游玩則連專業人工翻譯都不再需要。

      受此影響,一個將要發生重大變化的領域就是家庭健康。我們最傳統的家庭健康檢測設備是體溫計。后來由于信息技術的發展,智能化的血壓計取代水銀機械產品而成為了消費品,全面進入了家庭?,F在不斷有更多的健康檢測設備消費化而努力地擠進我們的家庭空間。那么未來家庭健康檢測就是這些零碎的設備的堆砌嗎?顯然不會。未來會出現家庭健康檢測綜合系統,將這些檢測手段綜合在一起提供實時健康檢測。下圖是一個系統的框架示意。

      隨著專業工具/服務的不斷大眾化與消費化,這些領域將面臨價值鏈重構的重大變革。這是一個涉及眾多專業領域、極為廣闊的市場。也是人類通過“外意識”為物質性工具注入“活”的“靈魂”的主戰場之一。

      3. 中心化與個性化的統一:智能化的信息技術對傳統生產/服務方式的一個顛覆,便是幾乎徹底消除了集約化生產與個性化定制之間、規模效益與差異服務之間曾經不可調和的矛盾。傳統的規?;a都是“剛性”整齊劃一的,而智能化信息技術的應用使得生產線變得具有了彈性,出現了“柔性”生產線,可以容納不同個性化的產品。同時,網絡化的信息技術對時空的超越,也導致了巨大的聚集效應。兩者互動,造成了各個領域中心化趨勢不斷加強,而同時個性化催生了百花齊放。領域的中心化趨勢首先毫無置疑地體現在了信息技術產業自身結構及其提供的服務形態的中心化。而中心化與個性化統一的最鮮明的例證便是巨型電商平臺的出現以及在平臺上應有盡有的產品與服務。

      自人類走出愚昧踏上文明的旅程,技術的進步就在持續不斷地推動社會的中心化進程,這背后的最基本的邏輯就是文明是人類基于意識自覺性,以集體的方式求生存謀發展的存在形態,人類文明的進步就是組織性不斷強化的過程。人類的文明進程,是人類的組織形態不斷提升發展的過程。而不論在自然界還是在人類社會,復雜的組織必然是有中心的系統,組織向復雜演進的過程也是中心不斷形成與強化的過程。

      近年來由于分布式運行的區塊鏈技術的出現,導致很多人把它所具有的技術實現層面的分布式特征虛化為社會“去中心化”的政治理念,并聲稱這代表了人類社會未來的發展趨勢。追根尋源我們不難發現,這種論調來源于西方根深蒂固的自由主義信仰。正是這種根深蒂固的對個體絕對自由的迷戀,導致西方的大本營歐洲至今仍是散沙一灘,歐盟只是一個多國俱樂部。一片散沙的歐洲在當今大國博弈中,總是力不從心,扮演著被大國挾持的茍且角色。雖經百千年的掙扎,歐洲統一的夢想始終遙不可及。這個夢想最近受到的一系列致命打擊便來自它的后裔美洲的那個大國。自己統一不成,難免就會期待其它大國走向分裂。

      不論區塊鏈未來演化出什么樣的應用,認為去中心化是人類社會發展的一個重要趨勢的論調,都只能是迷戀個體絕對自由的那些小知識分子的黃粱美夢,抑或是別有用心之人的蠱惑,是對人類文明進程的反動,違背人類文明發展的基本客觀事實。

      在智能化信息技術推動下的中心化與個性化的統一,將給眾多產業/領域帶來顛覆性的變化。信息技術產業已經首當其沖,其它產業/領域也必將別無選擇。不會太久,我們每個人的衣服將可以上網直接定制,而且價格會更加便宜。因為集約的定制化生產將去除大規模標準化制造帶來的大量無效庫存成本。到那個時候,中國可能只需要幾個大型的服裝智能加工中心就能滿足十幾億人的需求,而大量的服裝品牌企業只需負責花樣繁多的個性化設計。這種產業模式在極大地提升效率的同時,又能充分滿足個性化需求。

      4. 個體地位與組織地位并重:工業文明社會,是一個由各種組織主宰的結構。組織是社會的核心構成單元,而個人基本都是依附于某一個組織,否則難以生存。這是一個“組織獨裁”的社會結構。在這種社會結構中,信息技術系統的建設也幾乎都是從組織的角度出發的。信息技術產業孕育誕生于工業社會,所以信息技術應用也深深地打上了的“組織性”烙印。時至今日,中國許多信息技術企業還是覺“2B”的業務更好做,根本原因也在于此。但是,歷史正在翻頁。

      這場智能革命正在推動人類跨入智能化的信息文明,工業文明的社會形態正在被解構。由于智能革命導致的人類工作方式的變化、新的產業形態的出現等變故,工業文明里的中堅“組織”的特征在深刻地改變—“外包”、兼職、遠程辦公等使得組織的邊界開始模糊化,結果是組織對個體的剛性束縛悄然松綁。個體與組織的關系變得動態而彈性,而且也不再是簡單的一對一的關系。由此獨立個體的人正在逐步成為構成社會的核心基礎結構之一,而在重要性上與“組織”平起平坐。這個變化是人類社會基本結構的重大調整,會在眾多領域帶來巨大的發展機遇。

      在這個背景下,信息應用也正在從以組織為中心演化為組織與個人雙中心并重的形態。在不遠的未來,將會出現個人應用超越組織應用、個人應用支撐組織應用的局面。今天,我們已經在面向個人的微信上大量承載組織應用活動,美國總統“推特治國”也是一個個人應用支撐組織應用的典型案例。這個趨勢正在呼喚以個人為中心的信息應用系統的出現,而不是停留在僅僅把不同的人連接起來的社交應用。阿里以組織為中心的“釘釘”顯然反映了其創意還停留在工業社會的階段。

      以個人為中心的信息系統的構建,也是屬于前面第1點里講的面對“主體”的融合服務,是跨眾多領域的系統。其復雜度未必小于以組織為中心的系統,也不是對以組織為中心的系統的簡單復制或模仿,需要大量的從理念到技術與系統的原始創新。

      以組織與以個人為中心的系統將成為虛擬世界的基本結構單元,“錨定”人類創造出來的意識性的虛擬世界。

      以上四個“中觀”趨勢,就是根據我個人的實際工作實踐,總結的在“近期”的未來充滿“機遇”的方向,僅供大家參考。
      六、立地才能頂天:上不去的尷尬與下不來的虛榮

      最后讓我們落腳在“微觀”層面,來看一下中國企業在這個大潮中遇到的一個比較普遍的問題:“上不去的尷尬與下不來的虛榮”。

      近年來由于工作的原因接觸了一些企業,也有一些企業主動向我咨詢業務發展的問題。對看到的問題有感而發寫了一篇文章《企業經營中能力與機會的雙重變奏》(見微信“慧影Cydow”公眾號2019年4月10日)。今年9月份,一個企業邀請我座談企業發展戰略問題,剛剛落座,企業的最高負責人就說:“我們就是你那篇文章中說的第二類企業。”我感動于對方的坦誠安慰道:其實大多數企業都是這個狀態。

      如前面的分析,我們正處在人類歷史上一個波瀾壯闊的文明跨越階段。它為企業的發展打開了前所未有的可能。但很多企業卻被吊在了上不去下不來的困境中。

      很多企業既沒有吃攻堅克難之苦及承擔攀登高峰之險的勇氣,所以“上不去”;又認為現在已經擁有的業務都不夠“高大上”,而不屑于投入精力與熱情去做深做透,做好做精。形象地說就是總看著別人的老婆更可愛。

      他們誤認為自己上不去是因為沒有機遇或“實力”不足。雖然在顯意識中理性地否定,他們卻在潛意識里堅定地相信只有鋪滿鮮花又通向輝煌的路才算“機遇”;他們雖然也知道那些具有了核心技術的企業很多都經歷過砸鍋賣鐵的絕望,捉襟見肘的困頓,但是自己會本能地拒絕這樣的選擇。所以留下的只有上不去的尷尬與羨慕。

      他們在盲目地追趕潮流中去“抓機遇”而不是認真反思認清自己。追趕潮流的本質,不在于真正理解了潮流興起原因,也不在于認為跟著潮流就會降低失敗的風險。在內心深處,真正的原因是跟著潮流可以免去心理上的壓力:跟在大眾之中自然有一種非理性的心理上的安全感;即使結果是失敗,也可以安慰自己“反正大家都這樣”,自己給自己免除了自己本應該擔負起來的責任。

      他們下不來的原因就更簡單,因為“不值得”去為不登大雅之堂的事情付出心血。華為當年只能下到縣里買交換機的時候,你相信它未來能成為一個國際一流企業嗎?比爾·蓋茨當年做DOS的時候,中國好一點的科研院所都有能力做的不會比他差,但幾十年過去今天操作系統成為了我們國家產業的痛之一。雖然在理性上認同萬丈高樓平地起,但是因為沒有經歷過輝煌,所以很難真正理解一磚一瓦的價值,很難接受“農村包圍城市”這樣的“漫長”過程??傉J為世間存在更好更快更短的“捷徑”可走。豈不知“捷徑”是世間最漫長的路,甚至是沒有終點的歧途。

      最近看到“淘寶”網上直播“一姐”薇婭的故事,講給大家做個借鑒。她草根出身,沒有什么背景也沒有“貴人”相助。因為堅信網上營銷是未來,便關掉了盈利不錯的幾個實體店,靠夫妻倆人驚人的努力付出,在最困難的時候賣掉了自己兩套房子而租房子住,在看不到希望的時候依然堅守,最后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她開始參與“淘寶”直播的時候,大家都不看好這個模式,認為無非又是一個電視購物而已。但是她堅持下來了,非常敬業地工作,每一個產品是否推薦給粉絲都要由她自己最后親自把關;在直播的時候都是自己親自為粉絲嘗試各種產品;一年365天她做了400次的直播,每次4到6個小時。因為長期不停地說話,聲帶受損也沒有時間治療,聲音變得嘶啞,電話中被別人誤認為是男性。據說在2019年“雙十一”期間她的直播間銷售額達27億,是2018年她直播間一年銷售的總和。她成功之后還做了很多公益活動,幫助貧困地區發展,而且已經把她的直播做到了國外。

      雖然我是做技術出身的,但是對于任何靠自己實在努力而為社會創造出實際價值成功的人,我都充滿敬意。舉這個例子也是因為薇婭在信息文明的大潮中找到了自己的舞臺,與今天我講的話題直接相關。

      如果一個企業的核心人員都能這樣踏實努力而不是好高騖遠鄙視平凡的話,企業做不好也是很件難的事吧?企業缺的不是機會,而是不懂什么叫機會以及什么樣的機會才屬于自己。沒有容不下你的舞臺與沒有價值的角色,只有不稱職的演員。我們原來總是說“頂天立地”,現在我覺的這說法的次序反了,應該是立地才能頂天,否則就會像斷了線的氣球,結局只能是自我毀滅。

      當中國的信息技術領域,不再一個潮流接著一個潮流地大家一哄而起,而是各自能夠認清自己、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踏實努力,我們的產業才算成熟了,也才真的有希望了。這種成熟在本質上是業界人士心理上的成熟。

      智能革命正在推動人類文明的升級,它為我們打開了一個空前廣闊的空間。在這個空間里盡情放歌起舞的原動力是創新,而創新對人的根本性挑戰不在智力,而在心理。

      我講的內容到此結束,再次非常感謝領導給我這個機會與大家互相分享交流學習。


      第三十屆CIO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MBA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碩士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DBA班招生
      責編:content
      手机抢红包